当前位置:CIO频道新闻中心 → 正文

一带一路与外交

责任编辑:cdeng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7-12 09:17:08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所谓“弱国无外交”,中国已经不是1840年的中国,中国已经进入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今天“强国无弱者”,“一带一路”的建设展开了我国外交的新局面。7月7日,由企业网D1Net主办的“2018一带一路与信息化发展研讨会”邀请到外交部驻丹麦、希腊大使甄建国先生,为现场带来《一带一路与外交》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现场速记: 【外交部驻丹麦、希腊大使 甄建国】 甄建国:感谢组委会能让我参加这个会,刚才听了几位的发言很受启发。我讲的题目实际上大家谈论很多了,“一带一路”实际上是一个概念,就是一个开放的概念。我想“一带一路”既是一件新的事情,也不是一件新的事情,我想把“一带一路”分为三个时期:前“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和现代“一带一路”三个时期。实际上是这样的,刚才讲的现代技术,下面我还有一个划分也是这样的。 在历史上,我们首先要了解历史上的,我们最近的使节会议里面也讲到了,改革开放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改革和开放,开放在过去的30年、40年里面,我们的发展主要是引进外资和技术,同时发展我们的制造业出口,但是更多的是引进,很少谈到我们的技术和投资的出口。大概最大的是坦赞铁路,坦赞铁路当时修的时候很困难,我们最困难的时期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记得好像拿出5亿人民币修的这条铁路,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在那儿就赚钱,一旦给他培养出来的技术人员回去,过一年他就到肯尼亚去了,肯尼亚有一条铁路,在那边他的工资高。所以我们一撤回来,这条铁路就赔钱。大概到最近这十几年才重新的恢复,发挥了它的巨大作用,这花了将近30年的时间才体现出这个投资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作用。 实际上在历史上我们之间的交往,我想举几个例子跟大家伙分享。刚才前面讲的几位专家提到了丝绸之路图上原来是到了罗马,但是经过了爱琴海,爱琴海底下有一个克里特岛,克里特岛的标志是一个牛头。这是当时的米诺斯文化,米诺斯文化就是公元前1700年到2500年时期的文化。希腊的第二个文化时期是公元前1700年到1000年特洛伊战争的时候,米诺斯文化是迷宫的牛头是公元前2000年,到现在是4000年,它的大眼睛里面有一圈红的石头,除了其它的宝石之外有一圈红的石头。 博物馆的馆长跟我说,他说据我所知,这个红色的石头在希腊是没有的,他们分析只有在东方有,就是中国的。这也就是说,公元前2000年,我们的历史学家、我们的一些社会学家,我建议过他们去到希腊西方国家再考证一下,这样就证明我们在公元前2000多年就有着交往。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是罗马帝国时期在意大利现在的博物馆里面有公元前40、50年的时候,罗马帝国一个国王的登记仪式,中国那时候是西汉,中国的皇帝派了一个使团代表去参加登记仪式。这是意大利都有了,公元后200年也就是1800年前,意大利曾派一个通商使团到中国来。与此同时,在罗马帝国时期,有一支部队打完战之后销声匿迹,就跟我们殷商时期有10万兵败的人消失了一样,有一种说法是通过白令海峡到了美洲。 而现在在我们的甘肃,现在有人这么说,但是没有做基因的测试。但是有不是当地亚洲基因的人,而是和欧洲的,很有可能就是有一部分到过这里。原因是什么呢?公元前334到324年,亚历山大大帝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跨欧亚非的帝国的时候,最东边到了一个城市,他走到哪儿都要建亚历山大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有灯塔146米高,当时没有水泥,大家可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技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亚历山大的部队曾经到过最东边的亚历山大城,是哪儿呢?就是阿富汗的坎大哈,然后他就回去了。 他征服了印度,他的一个战略就是这样,我不杀你,你只要服我就行,你还当你的印度国王。所以他的部队到了那儿,他的一个原则是鼓励通婚,他的战士实际上离开希腊的时候,一共才有9000希腊人。他就是因为比较能打战,所以征服了一直到坎大哈这个地区。他鼓励他的士兵跟当地通婚,他自己还娶了一个波斯帝国的老婆。到了东部这儿我相信也是同样的政策,这也是就说很可能一部分人跨越了喀喇昆仑山到了中国,只不过他在的部队没过来。有人说他的部队要过来正好碰上秦始皇统一中国,当然这是想象了。 这是最早的古代的交往,就有过这样的交往。在近代的交往里面,比较有意思的是在1674年,丹麦的国王克里斯钦五世写了一封信给康熙,他派一个船长在1675年到达了福建,他这封信是要给我们的康熙皇帝的。但是不知道在这儿是交给了谁,也可能是县太爷,县太爷800里的加急是不是送到了北京还不知道。现在在故宫博物院我问过一些清史专家,他们没有看到,也可能没有查过。但是这封信的原稿现在在丹麦的皇家图书馆里面还有,这就是说1674年300多年以前中国和国外的交往。在这300年到罗马帝国中间,才有马可波罗1000多年的历史。 但是在瑞典的博物馆里面,在瑞典历史上第一个首都的斯德哥尔摩岛上发掘出来两个链子,一个是象牙链,一个是一条丝绸。博物馆馆长跟我说,他说这个象牙链不是你们中国的,是印度的,他说1000年以前能生产这个丝绸的就你们中国。这也就是说,在1000年以前,这个丝绸已经到了斯德哥尔摩。我就跟他们的文化部长和博物馆馆长说,我说是因为你们的海盗,当时他们处于海盗时期,你们的海盗是瑞典的海盗通过俄罗斯的内河到达黑海,然后和伊斯坦布尔和丝绸之路交会。我说是你们抢来的、买来的、还是换来的,这很难说,当然这是开一个玩笑。 这也就是说丝绸之路讲的是一个开放、讲的是一个交流、讲的是文化的交流、讲的是一个共同促进,我们带着茶叶、瓷器还有一些我们其它的生活用品到了那边,把他们的一些东西比如说西红柿、土豆、辣椒等弄回来了,还有一些其它的。现在我们在成都附近考古的三星堆,它的雕塑形状不是典型的汉族形状,它是一种东西方交流的形式出现在成都,这就说明从历史上东西方的文化交流对东西方文化的发展都起到了促进作用。在这个开放的时期,中国是居于世界的老大,无论是秦始皇、汉朝、唐朝、明朝、甚至是在宋朝的一个时期,到了乾隆老皇帝他是盛世,但是他要关上大门。所以从乾隆之后,中国就闭上了大门。 但是在我们双方之间还有一个事情,我觉得开放就能促进发展。大家可能都知道詹天佑修的铁路,我们都是搞信息的、搞IT的,大家知道吗?从欧洲到中国的第一条海底电缆是谁铺的?不知道,这是在1871年慈禧太后在的时候,丹麦的公司叫大北电报公司,当时1871年的时候清朝政府不允许铺海底电缆,他们就偷偷摸摸的从广州到了上海,通过了法国的租界区建立起来的。但是到了1872年清政府认可了可以铺海底电缆,1872年从上海一直到海参崴,从海参崴通过俄罗斯整个西伯利亚到了欧洲,这就是中国和欧洲之间第一条电缆,这就是中国和欧洲IT的第一次连接。我觉得我们在跟西方讲的时候,多讲一些这些事情,说明我们的共同点。 还有一条是丹麦的,当时丹麦的一个工程师和一个法国的工程师,他们根据中文的特点发明了我们说的电报码是根据四角号码的。这个号码是丹麦的工程师和法国的工程师发明的,他们创造了3400个字的号码、电报码。也可以看出来,中西之间的合作、文化的交流、科学技术的交流,促进了我们的发展、我们的电报事业、我们的通讯电缆事业。所以现在丝绸之路体现的还是我们要继续开放,而且要开放得更大,这是习主席最近讲话强调的几个特点。 只有这样的一条继续开放,但是现在的开放和我们1978年三中全会的开放性质有所不同。那时候中国一穷二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250美元,西方国家说你是发展中国家,250美元太穷了,可以给你无息贷款,丹麦是第一个提供无息贷款的。通过了一些技术的交流,可能在座的谁喝过北京的白牌啤酒,没有,年纪大的可能知道。北京原来国宴上只提供大瓶的啤酒,是白色的牌子,标志写着北京啤酒。当时他的产品合格率6%,丹麦嘉士伯公司,当然他后来落后于美国和荷兰的公司,在东部没有占领先机了。他帮助我们第一个是缩短了发酵期,从40天变成28天,减少了用水,从28吨变成14吨,把成品率从6%反过来变成94%,这个技术就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个过来的。 改革开放之后,我们除了建了宝钢,在全国建立了13个大型化肥厂,中国的化肥就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但是如果要生产化肥,必须有一种催化剂,当时西方国家全部都制裁,只有一家丹麦公司Topsoe,他说我给你们建一个厂,就是生产催化剂的,从而使中国13个化肥厂正式投入生产。这些都是开放的结果,他们也有开放的程度问题,丹麦是西方盟国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国家。当时杜鲁门还亲自写信给丹麦首相,施加压力,不许他承认我们。但是他们比较开放,坚持了跟中国的合作,然后欧洲其他国家逐步的发展起来了。 所以开放是中国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今后我们还是要这样做,引进外资、引进资金仍然是我们的政策,只不过这个档次变了。过去我们低档次的加工业也要引进,但是今后我们所需要的是高质量的、高档次的技术。当然投资是钱,投资也要向这个方面转化。同时我们还可以共同合作,一起走出去。大家伙刚才没有讲到,往往是我们要跟欧洲一些国家一起去搞项目的时候,可能遇到的问题会少一些。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可能花钱要多一点,但是成功率可能要高一点。 实际上我觉得“一带一路”最重要的是人有一个开放的思想,比方说你讲的云技术和联想讲的云技术,它必须有人认识到这个问题、愿意做这个事情,各级的领导、公司的领导、工信部的领导、甚至是中央的领导都有这样开放的思想,你的云技术才能在中国推广,所以关键还是一个“人”的问题。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人不开放,先进的省市也不行。 我们当时苏州无锡的一个市长,这是什么时候呢?2003、2004年,丹麦当时在大贝尔特海峡建了一座大桥,没建成之前他是世界第一,建成的时候日本的大桥超过他了。这座大桥实际上是苏联垮台冷战结束才得以建的,因为横跨波罗的海,等于是把波罗的海封上了。要是现在肯定建不成,普京肯定会反对,但是已经建成了,他不能说你把这个桥炸了。 当时为了解决投资,桥体都是米字钢的、都刷了漆,你在海上含盐的蒸汽、水不断的腐蚀,你每5到8年就要刷一次漆。你刷漆必须要处理把老的漆刮下来,然后再刷上新的漆。但是在这样高的桥上,而且是在底下要刷,工程难度很大,花钱也很多。除掉这些漆的时候,对海水造成污染。他们为了这个问题增加了10亿的投资,从120年的存在桥梁的寿命延长到140年,他把这个桥体变成了一个室内的项目。他的室内外面等于把米字钢这一块都封起来了,封起来他用什么样的钢板呢?大家知道我们的自来水水管有一种是含铅的,它不生锈,就是这种。所以外面你不用涂,但是他把里面恒湿恒温增加了10亿人民币。 我就跟这些市长说,这个技术绝对是这样的,它是悬浮桥,两边有两个大的水泥墩子牵着,每个水泥墩子40万吨。但是在水面以下几米和水上,它的水泥用的钢筋是不锈钢的钢筋。他不相信,我说有人尝试了,你用不锈钢的钢筋下去干什么呀?我那天去参观,我就下去了,我就看他们施工。人家锯下来的,我拿在手里一看确实是白花花的不锈钢。这样的一个思维,我就跟这个市长说了,你们想象不到市长跟我说什么。他说延长了10年,100年以后的事我能管吗?他说我现在这10亿上哪儿找去?这就说明他的思想,尽管是在苏州无锡,这是中国最开放的地方,但是他的思想仍然是有限的。从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来讲,你这10亿想办法也要拿来,苏通大桥就是在他们那个地区建的。所以最关键的还是一个人,要有一个开放思想。 走出去我觉得要分三步走,第一个是选择国家的时候,我们选择国家要因地制宜。刚才我们几位讲的这些项目,有前工业化国家,非洲的大部分国家很土,工业化都没实现,就像我们解放以前的那种状况。还有一种是正在实行工业化的国家,好比方像黎巴嫩、马来西亚等国家正在实现工业化的时期。还有一些是后工业化时期的,后工业化时期的有哪些呢?就是欧洲国家,我们的丝绸之路是包括欧洲的,大多数写的是到了罗马,我觉得波兰已经说了,我是丝绸之路的最西端,但是像瑞典的丹麦说,哪能说你是最西端呢?都到了斯德哥尔摩了,那个丝绸带就说明了丝绸之路到了这儿。 因此有三类国家,我们要选择合适的国家,用不同的政策、用不同的方式搞不同的项目,投资也不一样。像你在坦赞铁路干什么,你说我给你投一个阿里云的或者是亚马逊云的项目,他现在不懂,也没有人才,也没有条件,而且也没有钱。但是你说我这个项目要跟欧美合作,那就可以,哪怕是跟拉美合作也都可以。 所以“一带一路”要选择合适的对象,采取不同的方式搞不同的项目,只有这样选择了国家之后,要先易后难,别去想我一下子在这个国家搞1、20万吨的炼油厂,那是不可能的。要先易,容易的国家、容易接受的项目,对我们也比较友好,这样就好。后难,有一些项目非常好,这个国家态度不定,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谈判,谈判既要打通政府关系,也要打通地方关系,还要打通人民的关系,这里面的做法就不一样。刚才大家提到马来西亚的项目,当然是他的内政有一些问题。 但是我个人在想,因为我在国外待了很长时间,如果这个项目在初期谈判的时候,跟在野党和执政党都谈一谈,是不是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可能这个项目一下子谈不成,还要拖好几年,但是总比你签了项目,有一定投资了,换一个人上来就砍掉了,刚才说了20亿没了,总比这个要好。所以要选择合适的对象,但是我说的开放的思想非常重要,也不是说我们每一位开放的企业最公认的成功的老板他在开始就是有开放的思想的。我不点名,就是中国最成功的老板。 当时在希腊,他控制着整个希腊,这家公司是希腊的唯一一家500强,他是最大的工业企业,他有10家厂子,其中有一家厂子,剩下9家我都看了,那一家我跟他说,我说我不去看。他说你也别看,你来看太麻烦,因为什么呢?你要看这个东西,我要跟我们的国防部打报告,跟我们的外交部打报告,还要跟美国的国防部打报告,因为“爱国者”-3导弹的主控部分是在这个厂子生产的,欧洲用的,他能给你看吗?但是他的民用通讯包括设施希腊就是他的,土耳其一半,保加利亚是他的,马其顿是他的,阿尔巴尼亚是他的,罗马尼亚有一半。 我当时和他们有三四人跟当地的老总说,我说你回去,让你们的老大赶紧来。老大不来,我就促进这家企业,他自己又是董事长,他带着董事会和副总经理六个人,整个集团全体领导班子到中国来,到北京我们一个最大的国有企业大唐。瞧不起人家,自己私下也不开放,人家来了一个世界500强的整个董事会来,你怎么也要让一个副总来看看吧,你的董事长不出来,让一个二级公司国际贸易公司的还是一个副总,这个副总的特点是什么呢?他回去跟我说了,他说一不懂业务、二不懂外文,根本无法沟通。所以访问完他回来,他说别的结果没有,没有结果,但是有一个结果,我永远不和大唐合作。你说多可怜,我坐在那儿就听着脸都有点不好意思,大唐这么大的企业。 但是另一家大企业同样也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也是一个二级公司,也是一个二级公司的副总。但是这个副总一懂业务、精通业务,二外文特别好,把这个老头谈得非常高兴,他说我跟他合作。大家要知道,中国现在的体育彩票系统就是他的,引进他的技术。所以我就不点名了,大概你们猜也能猜到是谁。到后来他们认识到这个问题,现在去了100多人在那儿,非常成功。我说你要早一个7、8年去,现在不是就更好了吗。这说明人是有一个认识过程的。 我们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今天在这儿没有国资委的人吧?我参加过一个研讨会,当时国资委的人,我就给他提了一个建议,我说你是国资委的,你看到一个现象没有,中国在世界500强里面排出去的除了银行,真正实体经济企业都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有名的,我说为什么没有一个真正的国有企业的企业家,包括任正非也不是国有企业的企业家,为什么?我说你一个企业家领导一个国际公司,你总不能只让他干3、4年吧,为了反腐让他干3、4年,他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走了,他能制定一个长远的规划吗?我就说,你们要研究一下这个体制问题。 但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也有能干的,我刚才和那位同志也谈到了,中国的中远魏家福。他成功到什么程度?国际的航运业只要开重要的会议都要请他去,而且要听他的发言,他是有话语权的。中国船级社虽然不是大企业,但是他开放市场,李科浚老总在国际的船级社开会,他是国际船级社轮值主席当了两任,制定海上航行标准的他都有话语权。所以我们要有这样的大量的民营企业家、国有企业家,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走出去我觉得可能会取得结果。无论你是到发达国家、欠发达国家、甚至是到贫穷国家,你就能够做得比较好。 另外我给大家讲一个笑话,大家都知道全球化和多极化的概念是什么时候开始讨论得比较热闹吗?90年代后期,90年代后期的三大变化:经济的全球化、政治的多极化、合作的区域化,当时欧盟、东南亚、东盟区域化,然后中国就崛起。全球化、多极化不是美国的发明,但是全球化是整个西方国家开始积极主张的,因为他们主打着世界经济的发展,他认为全球化有利于西方国家的发展,所以他们是积极的宣传。出乎他们的预料,金砖国家也发展了,中国发展得更快,再加上现在上海合作组织起来也发展很快,所以美国现在总统说全球化对我不利,他现在提出反对全球化、逆全球化。 但是全球化已经势不可挡,谁也挡不住了,因为这些国家都发展了,你不能让人家退回去,能够退到西方国家经济的发展、包括北欧,北欧福利社会的发展他们都是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到了高峰,但是开始走下坡路。为什么?70年代初有第一次石油危机,当时从7个美元/桶涨到十几个美元,使得整个国家经济危机,在荷兰那儿是马车拉着汽车走,当时都是这样的。这些国家50年代、60年代的发展,他的能源基础是建立在石油输出国组织,就是中东的石油。大家可能不知道,当时中东的石油多少钱一桶呢?你们知道吗?60年代2个美元/桶,2个美元你买不回来一桶自来水。 所以欧洲欧美国家都是在这个基础上解决了他们的能源问题,他们的资源哪儿来呢?非洲的树砍光了,东南亚的树也砍了,还有一些其它的资源,比如说矿。当然美国和欧洲国家批我们现在也是搞民主化,我们跟他的性质不一样,他也是在那儿开放,他同时制定了一整套的经济政策和政治要求,你必须要搞民主。沙特现在还是国王专制,他也不推翻它,它就是为他的服务需要。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他的发展和我们的发展就是不一样的。 我跟大家伙分享两个特别好的故事,在过去的两个月里面,我有一次参加了一个研讨会,美国的一家咨询公司的老总来了,他把中国的所有老总和亚太地区的老总叫到一起吃一顿饭。我就跟他说,这个人是谁呢?奥巴马政府财政部的副部长,那天晚上吃饭6、7个他们的人,还有包括美国的贸易代表,原来的贸易代表,现在还在北京。还有原来的大使馆工作人员,我们几个中国人就坐在那儿听。平常的时候吃一顿饭大家伙闲聊,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们企业怎么样等等。不,就听他们6、7个人在那儿批特朗普,一直在那儿批。 上上个星期,我们中国的中小企业搞了一个世界中小企业会,我们发改委还支持的。谁去了呢?白宫的全球化事务主任,按道理说他上台发言就批特朗普,我就觉得怪,再加上他的两党政治,我们不说。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全球化这个东西不是一个人能反就能反掉的,但是也可能会出现反复。世界经济我们现在习主席也讲到了,其中有一条,我们既要看到世界多极化推进的大势,又要重视大国关系深入调整的态势。深入调整就是他要调整,你看他骂德国总理,又给他们施加、让他们增加国防开支、限制征欧洲的车税等等。还有一个是既要把握经济全球化持续发展的大势,在未来经济全球化还要发展,又要重视世界经济格局深刻演变的动向。这种深刻演变会导致一些国家产生一些问题。 当然我下面的看法,也不一定大家都能接受。大家想一想,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召集了联合国十几个国家的军队,世界上经济最强大的十几个国家的军队,跟中国军队在朝鲜打了一场战,结果被打败了。二战结束之后,当时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然后又出来一些东欧的社会国家。在这时候美国出现了什么,大家伙还记得吗?就是麦卡锡主义,出现了麦卡锡主义。而且他是在1956年还是1964年才把黑白人的种族歧视去掉了,在那时候也是非常厉害的,他出现了这么一个反动,当时是反共、反社会主义。 连斯诺这样的一个美国人写过报道红军的,就是《红星照耀中国》,都在美国生活不下去了,到了瑞士,最后死在了瑞士。你可以看出,当然性质不一样,我不是说现在特朗普就是麦卡锡主义,但是说明当时世界形势发生巨变之后,一些国家就会产生一些不同的反应。我们讲到了要重视国际安全挑战错综复杂的局面,现在都是有这种可能的。他从特朗普的讲话里面感觉到美元地位受损失了、贸易地位受损失了、安全地位受损失了,所以他现在几个方面都要改变。有人问说,中美会打战吗,或者朝鲜和美国会打战吗?我就问,我说你认为金三炮是疯子吗?外国人说不是疯子,看样子他能采取现在的政策还是有动脑筋的。我说特朗普是疯子吗?他说他也不是疯子,我说我的答案有了,用不着我说,如果两个人不是疯子,那就是在玩边缘政策。 但是我们要把握住,我们是搞信息的,我们是搞“一带一路”,不能老宣传“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发展战略,要为我们中国的战略服务,你叫唤这个干什么?实际上内部考虑可以是这个,中国下一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一带一路”,你没必要到处这么宣扬,你到其他国家去说我们干嘛为你的外交战略服务,人家马上就会提一个,我们是合作,干嘛我为你的战略服务,他就产生一种质疑。你说我们这是一个倡议,合作、共赢、共享,这个他听得挺高兴。何况在这些国家里面,总有一些反对中国的人、亲美的人,他利用一切机会来攻击你,你干嘛还把可以避免的东西交给他让他去反对呢? 所以说,我们“一带一路”要低调,要大力发展、就要低调,不要叫唤得太多,要多做实事少嚷嚷,实际上是为我们中国的下一步经济服务。我们的战略大家伙心知肚明,一看在那个地方嚷嚷,有人在网上说中美必有一战,就算打也没有你这么嚷嚷的呀。哪有两个国家打之前说我们两打一战,没有这么说过,往往是我们两好好和平共处。当时德国占领丹麦就是我们签和平友好条约,没过一个星期,三天就把丹麦炸了,往往都是这种情况。苏联和德国希特勒也签了互补清算条约,没过几天二战就发生了。所以我们没必要这么嚷嚷,世界形势的发展有很多不是你嚷嚷嚷嚷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最重要的是干好我们自己的事,我们自己把发展搞好,把我们的内部矛盾解决了。 当然也不是说今天说,明天中国问题都解决了,大家想一想,改革开放之前不是也一大堆问题吗?改革开放就解决了一些问题,也没有全解决。现在我们中国发展到世界的经济体量是第二、贸易是第一了,也没有整天在那儿说我是老大,那不是跟美国一样了吗,美国走到哪儿你得听我的。所以我们的信息,我不是说要在技术层面发表评论,但是我觉得我们要传达一个正确的信息、有助于“一带一路”发展的信息,特别是要介绍这些国家。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们有人到冰岛去投资,大家都知道吧?有一个姓黄的老板到那儿去非要买一块地,又要建什么。我当时就说,我搞了一辈子北欧,我说你知不知道美国原来在那儿有空军基地,尽管他撤了,但是他的雷达系统还在。而且冰岛仍然是美国的反导系统的重要一战,他能让一个企业到那儿又建旅馆、又建楼、又干什么?他说你里面要弄一点无线电设备,等于上我的防线后面来了,我说他肯定搞不成,果然。你有钱,他们既没有到经贸部,也没有到外交部,我们搞了一辈子的,最起码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你有钱你买一个旅馆去,你买一个现成的旅馆改造改造,逐步的再扩大。你想去买几百亩地,那不行,做不到这一条。 因此在格陵兰自治政府的总理跟我说,我们近海有石油了,你建议你们国内中石油、中石化来到这儿勘察石油吧,我说好好好。但是我回来我连国内都没有报,我根本没跟中石油、中石化、中国政府报告,因为什么?他让我们去勘探的地方往北3、400公里是图勒军事基地,图勒是美国的军事基地,是他针对苏联的反导系统的一个核心战,他能让你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建一个石油钻井平台在他的后头吗?不可能吧,你即便是去了,美国也要通过各种途径把你给灭掉。所以我们要了解各个国家的情况,知道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哪些政策对我们有利。你到格陵兰可以搞一个文化中心,你可以派一个京剧团去,这样问题都不大,逐步的搞起来,我们也可以帮助他出口到中国来,这都是可以的。 所以我的主张,“一带一路”就是一个开放,对中国还有一个是要改革,不改革没法进一步开放。同时我们要做好功课,了解好国外每个国家的情况、民情情况、当地的具体情况,然后选择比较合适的项目。特别是要选择合适的合作对象,这些思想我跟外企也是这么说的,丹麦企业有500多家,我说你到中国来,第一要选择合适的项目,第二要选择合适的伙伴,第三要找到合适的地方。这个地方我有的时候开玩笑,我说你还要看看这个市长和书记是最后一年了还是刚上任的,我主张你去找市长刚上任的地方去。最后一任他拍拍屁股要走了,你这个项目算了,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就不行了。 我今天就讲这么多。
关键字:一带一路 外交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一带一路与外交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8 京ICP备09108050号-6
^
沙龙国际手机版